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越南 > 资讯 > 正文

越南:五城市讲述内心暗涌的小资风情

  • 2015-01-21 10:36:07
  •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滕雪 点击:

越南:五城市讲述内心暗涌的小资风情

河内:生活的微笑

我觉得自己是在后海,或是西湖,反正是一种能让我融进去的生活,自在而安详。

都说在河内要起个大早去看还剑湖上的晨雾和列宁广场的晨练,我去了。有一群老人两手举着鲜艳的绸扇,在广场上翩翩起舞,我拍下了在越南的第一张照片,回来后没人相信那是在异国他乡。

越南人忙碌的一天早早就开始了,上班的人们骑着摩托车在马路上飞奔。从早到晚,摩托车的轰鸣声都充斥着城区的每一条街道。到了傍晚,摩托车群更会把老城区狭窄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,车流、人流交织,每每让我觉得寸步难行。

但是城中心有一个还剑湖,湖水的清凉仿佛在给这个忙碌的都市不停降温,温柔的水波让人们不由自主驻足。无论清晨、正午还是傍晚,湖畔总是少不了闲坐的人们,有老人、情侣,还有在这个城市永远无法避开的外国游客。

我们在这里也成了外国人,虽然我们常常感觉不到这一点。很多越南人也感觉不到,总用越南语和我们讲话。

我觉得自己是在后海,或是西湖,反正是一种能让我融进去的生活,自在而安详。

河内的老城区俗称三十六行街,顾名思义,每一条街都是做某一种相同生意的。虽然现在这种划分已经改变,但仍然可以看到鞋子一条街、服装一条街甚至摩托配件一条街。我特别喜欢看街边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店,那些开给游客的小店里摆满了越南特色的手工艺品,各式各样的丝绸制品、木雕、漆画,美不胜收。我还喜欢看穿着传统服装、头戴斗笠的女子挑着扁担在街边疾行,担子里面是碧绿的青菜、缤纷的鲜花,最多的是鲜嫩欲滴的各色水果。在我回旅馆必经的小巷子里,下班的女人买了蔬菜和肉回家,摩托车把上挂着的袋子里装满了椭圆形胖胖的法式面包。巷子里满目皆是新鲜的农产品,削甘蔗的、捣虾酱的,这场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,这是繁荣的河内、生活的河内,虽然没有浪漫的情调,却是那么鲜活动人。

越南:五城市讲述内心暗涌的小资风情

顺化:历史的叹息

故宫的身上已经深深刻下了历史的烙印,时间是那古老的砖墙上最无奈也最美丽的花纹。

在河内坐上著名的窄轨列车,一夜工夫,就来到了位于中部的古都顺化。

先去了城中心的故宫,护城河上的野草浮萍给城外整洁繁华的都市平添了荒凉之意。走进故宫的第一道大门———午门,我发现无论对于越南、还是对于游客,故宫终究是避不开的,哪怕它再小、哪怕它已成废墟。因为在它的身上,已经深深刻下了历史的烙印,时间是那古老的砖墙上最无奈也最美丽的花纹。

在壮美的太和殿后面,战争遗留的那片废墟如期而至,这真是一种无法弥补的凄凉。那一蓬荒草在夕阳下茂盛地生长,残存的基座与石碑、精美的雕塑和花纹在提醒人们,它曾经有过怎样的荣华,只是都已一去不返。

园子里很静,许是任何人都不愿去打碎这寂寥的时空中的哀悼与怀想吧,三三两两的旅行者默默地立在断壁残垣旁,好像在为它们身上的历史烙印深深沉思。

香江是一条温柔的江,宽广而不起波澜,微波粼粼,温润的绿色把人的心都揉皱了。江中有小船,船上的孩子看见相机会羞涩地转过脸去。花2美元参加香江一日游,便会有船送你去下游的天姥宝塔和阮氏皇陵。喜欢嗣德陵的风格清雅,据说那位喜爱艺术与文学的皇帝经常在这里的湖边吟诗作赋。

虽然年久失修,但那亭台楼榭依然具有风韵,让人很想在这里安静地坐下来,读书冥想,体味一下古人的雅致。

而明命陵则是真正具有皇家园林的肃穆气象的,建筑大气庄严,湖面也颇为开阔。在路上遇到放学回家的女中学生,她们三三两两骑着车与我们擦身而过,那些洁白的奥黛(越南旗袍)如同姑娘们无瑕的青春一般,在阳光下、树影中,白色的裙裾轻轻地兜起午后的阵阵微风。顺化给人的感觉便也像这白衣飘飘的风景一般,是淡泊而极富风韵的。

越南:五城市讲述内心暗涌的小资风情

会安:仿若江南风情

会安:微醺的幸福

会安小城是中国画里走下来的古典仕女,端庄、贤淑、且不失风情。

会安小城是中国画里走下来的古典仕女,端庄、贤淑、且不失风情。一座挨着一座的中式建筑,厅堂里绘着梅兰竹菊,写着中国对联,但是问主人,却说并非中国人。

也许是民族的融合早已使血缘变得模糊,而中国味道历经多年早已完全融入了这座小城。就像会安的丝绸灯笼,形仿若中国的形,但是已经添入了新的意韵。它们亮起时,那五彩缤纷如同水果摊上各色的热带水果和新鲜蔬菜,透着南国的精巧和婀娜。

也有一条小河穿城而过,但不似香江的宽广,它充满田园的气息,夕阳挂在西边天上的时候,渔家把船靠了岸,仿佛听得见远处传来的采莲歌声,其实这不过是我的想象,看着金子一般的颜色一点点铺满河边的芦苇荡,任谁都会浮想联翩吧。

最能传达小城风韵的,是满街的裁缝店,成堆的丝绸布料、琳琅的目录图册、优质服务加上低廉价格,让所有男人女人都挪不动脚步了。许多西方人定做了大包小包的衣服拎回去,从男式的西装礼服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