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柬埔寨 > 特产 > 正文

柬埔寨的超美手工围巾

  • 2015-04-16 14:43:36
  •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吴小燕 点击:

柬埔寨的超美手工围巾

潘缨从柬埔寨回来了。这一圈,又是大玩。我让她发照片,好家伙!全是包围巾的那种。我见惯了。。。侗族、彝族、苗族、藏族,她去哪儿就成了包围巾的当地族。我开她玩笑:“你别回来算了。”俐蕴在旁附和。

潘缨以画少数民族妇女着称。她对于民族女子的刻画,精微极了。看画的人无不留下印象,而我要说,潘缨的画是凝练成的。她走,不停地走;她画,不停地画。我不经意看过她的写生,也不经意了解她的生活。

她送我一本书,《女画家散文》。里面有她的若干篇手记,我抄录如下——

写侗族:“10多年前,在三江侗族地区度过的短暂时光已经让我画出了许多张画,但不知是记忆逐渐完善了我的理想,还是理想逐渐融入我的记忆,我的心中总有一个三月三的夜晚闪耀着异样的光彩,促使我不停地画下去。在画画的过程中,我已经不能把我心中的侗乡和真实的侗乡截然分开。”

写彝族:“92年我再次来到彝族地区,看到许多融合了时髦观念的彝族服饰,有一种特殊的滑稽之感。失望之余,突然眼前一亮,土路上人群闪开,出现了一列如同远古走来的盛装的队伍。女人们手持油布伞,无声地端庄地走过,,黑白的毛麻配着叮当作响的银饰,令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。”

写苗族:“海南某个小村。我们和一群妇女聊天,一边画速写。可惜的是,这些本来自然的女人都扭捏害羞起来。也有叫我们画的,但又太做作。就在我们想走开的时候,来了一群孩子,大的背着小的,从几个月的到七八岁的。一来就各自找到自己的母亲,猴在身上,拧来拧去地撒娇。这一来,出现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场面。我第一次惊奇地发现,母亲与孩子在一起能做出如此之多的美好自然的姿势和动态。”

写藏族:“在芒康县境内的一个小村,我们住进了一户藏族人家。这家有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有一个婴儿。男人们总是不在家,这个女人对我们画她总是很紧张,但每天下午,她做完一切家务,哄睡孩子,通常会坐到一架织机上。随着黑色的牛毛织物一毫米一毫米地延伸,她会慢慢地沉醉在这种简单、重复的劳作中。渐渐地进入一种冥想中的境界,忘掉了周围的一切。这时,我便拿起笔来,反复地画了她许多张速写。”

。。。

写什么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,潘缨画出了什么族。联合国驻华大使马和励先生说,潘的作品有人性。我丝毫不以为过誉。在今天,艺术铜臭的年代,还能有多少艺术家禁得起这样的审判?

我幸运遇到潘缨。潘缨让我相信艺术。管它娘的潮头涌、浪奔留,潘缨的艺术让我自在。自在与美,难道不是艺术的终极?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