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中国 > 资讯 > 正文

济南:与泉水有关的日子

  • 2015-07-08 17:35:33
  •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吴小燕 点击:

泉水起居注

在济南,泉水的影响无孔不入。

上世纪60年代之前,济南城有不少专门靠卖水为生的“水夫”。这些“水夫”每天都早早地赶到泉眼旁取水,然后走街串巷把泉水卖给那些不能自己取水的人家和店铺。黑虎泉的琵琶桥西边,有一眼泉名为“豆芽泉”,顾名思义,以前这一带的豆芽作坊,都是用这口泉水来发豆芽的。在护城河的泉水边,当然少不了渔夫的身影,此外许多磨豆腐、做粉条的人,也大多会选择靠近泉水的地方扎下营盘。

时移世易,这些老营生业已绝迹,然而泉水和济南人依然密不可分。

本地的媒体会在头版刊登当天的地下水水位情况。更夸张的是,济南市政府在城市预警系统里,甚至有一套“泉水预警”系统,每当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时,相关部门就会启动“源头灌溉”、“人工降雨”等措施来保护泉水的充盈。

黑虎泉免费向公众开放,它和附近的琵琶泉、白石泉等组成了一个泉群,是济南人接用泉水的重要地方。入夜,三三两两的市民在国槐树下纳凉,大爷大妈一手摇蒲扇,一手端着白瓷缸子,里面一准是泉水泡的茶。没带杯子的游人休要遗憾,挂着招幌的大碗茶,就是直接从黑虎泉里汲出的泉水沏就。

泉城路北,明湖路南之间,铺陈着芙蓉街、曲水亭街、西更道街、轱辘把子街、泮壁街等老街,这是济南泉水最集中的所在。“家家泉水,户户垂杨”,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熨帖。

沿着曲水亭街,无论你是要探寻藏在人家院子里的泉眼,还是看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屋,都能体会到超脱尘世的静谧与安然。来这里的,大多是游客,他们不是归人,只是过客。只有那些倚着藤萝消夏的年长者,以及泉畔浣衣的妇女,还有光着脊背给人家上菜的汉子,扑通扑通扎进王府池子的少年,才是这里的主人。

舌尖上的泉水

泉水宴是济南的一张名片,其大部分菜肴将济南的名泉、名山、名景以雕刻、摆盘的形式展现出来,栩栩如生的微缩景观,把济南各种常见意象糅合呈现。

比如“明湖睡莲”,采用大明湖的新鲜莲子,用五花肉卷起,用碗扣在盘中,四周以圆葱刻成荷花花瓣的形状点缀,极像一朵盛开的莲花,周边配上小片的荷叶、莲子、花瓣,让人有一种置身大明湖观赏荷叶田田、荷花多多的错觉,非常养眼。

守着七十二名泉和大明湖,泉水宴的食材自然离不开泉水和因泉而生的各种美味。取当日新鲜泉水,摘泉水孕育的荷花、蒲菜、脆藕、茭白,把最正宗的本土原材料,用最原汁原味的烹调方法,便制作出了特色鲜明的泉水宴。

泉水宴推出以前,蒲菜里脊、奶汤蒲菜、炸荷花、荷花豆腐、糖鲜莲子、五彩白莲藕、炸白莲藕合、明湖荷叶鸡、济南酥锅等以济南物产为主的美食已经深入人心。在泉水美食的菜谱中,“荷”是主角,其叶可以做汤、蒸肉;其叶可以炸食、点缀;其茎可以凉拌、清炒;其籽可以煲汤、生吃。蒲菜、茭白等虽是配角,味道却丝毫不在其下。

老舍在济南时,写有一篇文章《吃莲花》,讲的是友人约游大明湖,说去买点荷花来吃。弄来荷花,他叫厨子“把荷花用好油炸炸,外边的老瓣不要,炸里边那嫩的。”厨子老田不懂济南的典故,还以为香油炸莲瓣是治烫伤的偏方呢。友人笑了:“治烫伤?吃!美极了!没看见菜挑子上一把一把儿的卖吗?”

众泉汇流的大明湖,莲藕、蒲菜名闻天下,是北方数省植物菜类中的珍品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