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中国 > 资讯 > 正文

苏东坡与“东坡肉”:误会造就一道佳肴

  • 2015-08-26 11:35:20
  •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吴小燕 点击:

苏东坡与“东坡肉”:误会造就一道佳肴

以人名菜,不算新鲜,但如“东坡肉”这般名动天下的,却极其少见。

元丰三年,苏东坡贬谪湖北黄冈,当地猪多肉贱,东坡作《食猪肉诗》云:“黄州好猪肉,价贱等粪土。富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。慢着火,少着水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每日起来打一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。”元丰八年东坡从黄州复出,但没过多久再遭排挤,元祐四年被调往杭州任太守,其间东坡指挥民众疏浚西湖、修建湖堤,杭州百姓感其恩德,送来了猪肉和酒。东坡给厨工批了个条子“酒肉一起送”给那些修浚西湖的民工。结果,厨工粗心看成了“酒肉一起烧”,用美酒将猪肉烧得红香酥烂,香飘西湖,令人垂涎欲滴。经过几番锤炼发展,这道红烧肉终成正果,得到了“东坡肉”的美名。

东坡好吃,诗文中常见美食,他在《初到黄州》中说:“长江绕郭知鱼美,好竹连山觉笋香。”写《煮鱼法》,细致入微,先放什么后放什么都交代得清清楚楚;做《东坡羹赋》及《菜羹赋》,不独原料工艺,还强调“不用醯酱,而有自然之味”、“不用鱼肉无味,而有自然之甘”。用蔓菁、白菜、萝卜做的菜粥,能吃出“自然之甘”来。他在《论食》中说:“烂蒸同州羊羔,灌以杏酪,食之以匕不以箸;南郡麦心面,作槐芽温淘,渗以襄邑抹猪炊、共城香粳,荐以蒸子鹅;吴兴庖人斫松江脍。即饱,以庐山康王谷廉泉,烹曾坑斗品茶。”更是将自己的饮食之乐与美文融为了一体,让后人阅之即口涎不止。

东坡当然是喜欢追求极致的美食的,连河豚的剧毒都吓不退他,盛赞河豚之鲜美值得一死。但若据此以为东坡耽于享乐溺于口腹,则大错特错。东坡尝与刘贡父言:“轼与舍弟习制科寺,日享三白,食之甚美,不复信世间有八珍也。”贡父问“三白”何物,答曰:“一撮盐,一碟生萝卜,一碗饭,乃三白也。”可见,东坡对于吃喝,亦是能简淡平易的。细细推敲他的美食诗文,大多数写的是民间的家常菜肴。

苏东坡一生三起三落,先是被贬黄州,后是谪往惠州,最终流放到海南岛。东坡在黄州时,就写下了许多美食文章,宋时的岭南瘴气弥漫环境恶劣,可是东坡说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儋州的日子十分清苦艰难,可是东坡对儿子苏过说,这里的牡蛎太好吃了,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如果朝廷里那些大官知道这里有如此美味,说不定都要学我犯错误,被发配到海南来分享佳肴呢!

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好胃口、好心胸,不管身处什么样的困厄,苏东坡照样能坦荡淡定,苦中寻乐。

分享到: